banner

30幅近作呈现“童心自在” 桐溪小蝉:传统是一种营养

2019-10-21 22:46:29 体球网即时比分手机版 已读

2008.11 观想艺术中心(北京)举办《回风十载——桐溪的画》个展。

2001.06 中国美术馆举办《小蝉的艺术》个展。

清幽点翠苔 2018年

——何韵兰

艺术家桐溪小蝉在开幕式上致辞

桐溪小蝉:很早就关注并喜欢丰子恺,写了一些东西,最后论文也是写丰子恺。那时候我还没有去画人物,但丰子恺整个的精神世界影响了我。原来我画大写意的时候,也会有人问“你的画里怎么有丰子恺的味道?”可能是不知不觉的这种影响。现在就更具体一点,自己也开始画人物(场景)。

桐溪小蝉,又名小蝉,当代女性画家、诗人。本名张斌,生于福建省福鼎市管阳镇。从小喜爱诗歌,1999年出版了第一本诗集《快乐的昆虫》。2005年7月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,师从邵大箴教授,获博士学位。现供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。

桐溪小蝉作品现场

他说喜欢永远漂泊 40×56cm 2000年

“童心自在——桐溪小蝉的艺术世界”开幕式嘉宾合影

她对水墨有特殊的敏感,她从笔线、墨韵、色彩中看到人们精神世界表现的无比丰富性,她也从中寻找到无比的乐趣。水墨之美在于质朴,在于自然,在于质朴、自然中所包含的诗意,这与小蝉的本性很接近。所以她对水墨乐此不疲,水墨成了她生活中不可缺少之伴侣,是她寄托感情和思绪最好方式。她来到这世界上,似乎就是为这水墨艺术的。

艺术中国:您怎么理解“传统”两个字呢?

策展人丛涛在开幕式上致辞

2014.09 北京798艺术中心举办《桐溪小蝉的自由诗画》个展。

展览以“童心”为题,强调艺术表达的“真心”,既表明了桐溪小蝉的艺术创作与私人叙事、个体情感间的紧密联系,也凸显了艺术家在形式语言方面突破程式束缚,在个体表达的诉求中自然而然地生成个性语言,从而实现了传统与现代的自然过渡。

2017.01 汕头博物馆举办桐溪小蝉诗画展。

艺术中国:在这次展览的新作中,包括家人在内的人物开始出现,这是题材上一个主要的变化吗?

桐溪小蝉钟意于弘一法师及其弟子丰子恺先生,目前是国内研究丰子恺的专家之一,出版有论著《丰子恺》、《丰子恺诗画》、《绘画与诗意——丰子恺的艺术》;翻译出版了德籍汉学家何莫邪教授的《丰子恺:一个有菩萨心肠的现实主义者》,后与何莫邪彼此成了学术上的朋友。2011年开始写作古体诗词,乐此不疲,常有心得。

──郎绍君

桐溪小蝉:是,因为我自己理解中国画所讲的“气韵”,是谢赫六法之一,其实是要具体掌握的一个技法。所谓技法并不是指我们对景写生等,它是另外一个更深层面的技法,我想抓到这个。所以就一边画着,一边会多去亲近一些修行之人。

2019年9月21日下午三时,“童心自在——桐溪小蝉的艺术世界”在798无忧艺术空间开幕。这次展览呈现了艺术家在水墨语言和个人风格方面进行的新探索,展出的三十余件作品,涵盖了风景、人物和花卉三个题材。其中风景系列作品大多以艺术家日常生活为题,儿子的嬉戏、家庭的出游、朋友的聚会都在艺术家的笔下成为天真静谧、温柔浪漫的艺术世界。

桐溪小蝉作品现场

桐溪小蝉:我不在意,无所谓传统或当代,因为都是活的人在做的事情。今天人们说的传统往往是指腐朽的那个系统,我也不喜欢别人说我传统到那种地步。看画还是得看实物,是不是活的,有没有气息,是画本身能传递给观者的。其实我只希望有一部分人喜欢我的画,因为他从这里找到了能打动他的或他自己感触到的东西。画有它对应的人,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欢。审美是一种导向,现代人已经被引导到时尚审美去了,因为眼睛是会习惯的,即便不好看,看久了,也会觉得好看。我就希望别人有机会能看到属于我这一类风格的画,也有喜欢它的人,我就觉得可以了,无所谓当代还是传统。

早年曾跟随福州的著名画家朱家陆、李育中先生学习中国画,迷恋中国传统山水和大写意花卉,先后两次在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进修过水墨画,师从张立辰、郭怡宗、赵宁安、田黎明先生。在进修期间经常向薛永年先生请教美术史论、和钱绍武先生学习书法。在绘画创作上,曾尝试将当代诗歌和大写意绘画的意象结合。在传统学问上深受周瑞光先生的影响,随之游历闽浙名山、叩访高僧。后醉心佛学,研读禅宗典籍,多年来经常走访国清寺、天童寺,请教佛理。其间结识了桑文磁老先生,桑老的人品和书法墨迹对其有很大的影响。2011至2012年间,应天童寺方丈诚信大和尚之邀为天童寺历代住持写过像赞。在英文学习上长期得到著名翻译家祝友三先生的指教。

名家评论

桐溪小蝉作品现场

桐溪小蝉:这是策展人定的,他来选作品,我正好抄了一张李贽的《童心说》,他就说这个展览可以从这里找灵感。我自己也忽然觉得挺合适的。

——邵大箴

个展简历

2016.07 内蒙呼和浩特艺泰空间举办《桐溪小蝉的诗画日记》个展。

桐溪小蝉在展览空间题诗

桐溪小蝉

吃樱桃 27×73cm 2018年

据悉,本次展览将持续到10月31日。

艺术中国:您是否在意“是否当代”的这种评论?

艺术中国:除了字,您的画是否也是更注重内在的感觉气质?

——尹吉男

艺术中国:您的诗虽是古体,却很自然,是对心境的一种日常记录。

在风景系列作品中,桐溪小蝉用温柔朦胧的色彩构造了一个心灵世界。在这个世界中,她记录着儿子的嬉戏、朋友的访问,充满了生活气息。现实在她的观照中具有了静谧清澈的意境,还有超现实的梦幻和女性的敏感。而在花卉系列作品中,题跋诗词大多是她乘着画兴填写,细细读来,思绪翩然,悄然点醒画中的草木。

2013.07 北京快雪堂书法博物馆举办《芳尘默照,快雪时晴》个人诗画展。

近几年,她的兴趣由吴昌硕转向黄宾虹,爱黄氏花卉的清峻笔意和简略自由。在保留吴昌硕式厚重用笔的同时,改强劲的长线为松动的短线,拙的趣味依然,又增加了“如虫蚀木”般的斑驳感,而点、线的重轻,墨色的浓淡,更趋率意,更丰富耐看了。其用色灿烂浓艳和幽清文雅兼而有之。其画幅,忽而八尺,忽而数寸,全以兴致出之,而不论其他。我十分欣赏她的题画,凡诗词、短句,不管与所画内容是否直接关联,都透着聪颖、诗情或者智慧。

艺术中国:“童心自在”这个主题是怎么得来的,您怎么看“童心”?

花前约(黄牡丹) 24.5×26cm 2017年

桐溪小蝉作品现场

——薛永年

策展人丛涛认为:桐溪小蝉的艺术起步于大写意花卉,早年的作品笔意清峻,有徐渭、八大和吴昌硕的影子,不容易看出女性的气息,这是她最初掌握的一套风格语言。但是,这次展览中的作品,与她早年习画的风格趣味迥异,很难跟那些中国艺术史中熟悉的风格语言联系起来。这些作品线条疏朗、彩墨交织、造型稚拙,细究的话,你可能从某些线条中看出传统笔墨的端倪,也可能从某团色彩中感受到现代主义的气质。显然,我们很难从已有的艺术史经验中找到一种契合的风格,或许敏锐的观众能从中发现一些微妙的关联,但更重要的是,它展现出一种有意疏离经典风格的自觉,并将探索个人语言的方向指向了对于个体经验和内心情感的发掘。

2009.09 北京快雪堂书法博物馆举办《静与天游》个人诗画展。

桐溪小蝉:我的诗虽然写的是古体,要平仄押韵,但都是日常生活。现在很多人写古体诗,感觉什么格式都对,就是没有意思。刚开始我是排斥这种方式的,认为还是现代诗比较能表达自己,后来我自己也写了之后,就发现其实它比现代诗更好掌握,因为现代诗没有形式规则,一下可以跑很远,就找不回来了。但古体诗在中国这么长历史的积累下,它有了经验,只要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,不用考虑形式(因为最终都是这个形式),其实更好表达。正好题诗什么的,我也不想题古人的,我觉得这个更合适,因为它是短句。

现场对话桐溪小蝉

早在2001年就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。画作曾先后得到薛永年、郎绍君、邵大箴等先生的肯定和鼓励,也得到过著名学者季羡林的击赏(为小蝉亲笔题写过“雏凤清于老凤声”的墨迹)。2006年和2007年,两度赴挪威奥斯陆大学作中国文化与绘画的演讲,举办个人诗画展。2016年,在瑞典东方博物馆举办个人画展,有六幅作品被博物馆收藏。小蝉和文学翻译家、作家萧乾、文洁若、叶廷芳、童道明等前辈保持多年的友谊,受益良多,文洁若和叶廷芳先生都曾属文评介过小蝉的绘画。

2010.09 北京快雪堂书法博物馆举办《秋江今古,美美与共》个人诗画展。

“童心自在——桐溪小蝉的艺术世界”展览海报

2016.06 瑞典东方博物馆举办《一花一世界——桐溪小蝉的当代水墨画》个展。

2007.02 挪威奥斯陆大学举办《快乐的昆虫》个展。

桐溪小蝉:对,因为后来在家的时间多了,对身边的场景比较熟悉,画他们(孩子和先生)也比较轻松。我想这也是一些实验吧,以前我画大写意,现在题材选择不一样,但同样还是用大写意的方法来试一试。

三友图 22.5×26cm 2018年

桐溪小蝉:我觉得传统的东西是一种营养吧。如果一开始不吸取这些营养就去创作,应该没有那么容易,太单薄了。在传统里有很多东西,每个人可以各取所需。我觉得传统还是养人的,至少可以从现当代的浮躁里脱离一点出来,然后才有创造力。

她非常本色,非常单纯。我体味到了纯真给她的慧根,静悟给她的才情。而这恰恰是一个有希望的画家非常重要的素质。

著名学者尹吉男与导演顾长卫在展览现场

艺术中国:您游历古寺名刹,叩访高僧,这对您画外是否也产生了很多影响?

艺术家简介

桐溪小蝉:可能也是因为比较喜欢丰子恺的性格,他是一个佛教徒,他对佛教的理解其实也影响了我,所以我去接触一些与佛教有关的文化,我觉得这也是特别有人文精神的、丰子恺的一种方式。很多寺庙有很长的历史,有很多出家人在修行的同时,又写字画画,都与世俗不一样,没有习俗之气,这是我比较喜欢的。有一些老和尚的字看着特别舒服,让你觉得如果家里挂这样一张字,整个家的环境就不一样了,这跟今天书法家表演的那些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艺术中国:丰子恺从哪些角度对您产生了影响?

她发挥了画外求画的特点──以诗入画,注意营造自己的精神家园。这样,她的画就与只注意花样翻新、追逐时风,或只注意基本功而不注意创作方法有所不同了。她能够注意用传统的法式、或进一步突破来表达自己的切身感受与精神境界。

得梁孟之福,常有机会赏读桐溪小蝉的诗词。有些作品几乎是第一位读者。常读常新,亦常读常思。古人有“史诗”之说,可以是国史,亦可为个人史。她的诗词更像凡常而质朴的个人心灵日记。佛事的自然和家事的自然皆在其中,并与日常的画意相契合。那些我不熟悉的胜景和异境又是通过我极为熟悉的心境传递给我的,天童寺、国清寺、福鼎故居,以及从未谋面的广修长老和桑文磁先生,如清风拂过,徐徐而来。沿着诗词和书画两个她最喜爱的方式不停地云移泉涌。无形中,桐溪小蝉的诗词成为连接各种情景与心境的特殊媒介。用意清远,常得新会。